熱門推薦:

第1章 噩夢

喵了個咪. | 發布時間:2017-05-01 12:18:07 | 本章字數:2096

你曾收到過什么特別的禮物嗎?我今天就收到了,是一顆人的心臟,鮮活跳動的那種。

我叫譚小小,沒有父母兄弟姐妹,從小跟爺爺相依為命。

大學剛畢業工作還未有著落,也沒臉啃老混吃喝,干脆跟隨新時代的腳步,在某寶開了個網店,幫襯著爺爺賣貨。

忘記說了,爺爺以前是個馬仙兒,也叫搬桿子的、頂香火頭。

南方有叫出殼、落座、放桌兒,隨著地域不同,叫法也有很多,就是弄個堂口,為人查事兒算命。

上歲數后開了個壽衣店凈做些死人買賣。

只要死人能用到的,本店應有盡有,八卦法器照妖鏡,也!都!有!

某寶馬爸旺旺賣家版。

無名氏:退貨。

客服小仙女:親,是紙幣有破損嗎?

無名氏:沒有。蠟燭太次。

我坐在電腦前,翹著二郎腿,不爽的翻看了一下購買記錄。

媽的,就一打冥幣倆蠟燭,加起來二十塊錢,蠟燭是送的快遞是包郵,你說退就退不嫌麻煩我還嫌虧呢!

我‘噼里啪啦’敲打鍵盤。

客服小仙女:親,很抱歉,本店活動期間所出贈品概不退換。

無名氏:你爺爺當年可不是這么做生意的。

無名氏:算了。你先接收。

連續兩條信息,不等我反應,敲門聲響起。

我起身開門,門口半個人影都沒,只有個快遞包裹放在門口旁鞋柜上。

回到房間,就在拆開快遞的一瞬間,血腥氣撲鼻而來。

精致的木盒里,一顆鮮活的心臟出現在我眼前。

“啊……”我大叫一聲,將木盒扔到了桌子上,眼睜睜的看著那顆血淋淋的心臟從盒子里彈出,落在鍵盤旁。

我坐在椅子上瑟瑟顫抖,腦子一片空白,就連呼吸都靜止了。

窗外夜色籠罩,房間里安靜極了,肉眼可見心臟有律的跳動,甚至‘咚咚’的心跳聲都聽的清晰。

這時候,電腦突然‘叮’的一聲,馬爸旺旺來了一條消息。

無名氏:禮物還喜歡嗎?

禮物?!

我額頭一片冰涼,全身戰栗看向那顆血淋淋的心臟。

沒來得及思考,房頂的燈忽閃兩下,‘啪噠’滅了,就連電腦也黑了屏。

房間里一片死寂,溫度速降,冷的我下意識縮了縮身子。

‘鬼’字就像一道厲雷,瞬間轟炸我的腦海,嘴里碎碎念叨壯膽:“頭可斷血可流,黨的教導不能丟,一切的封建迷信牛鬼蛇神在黨的光芒下都是紙老虎……紙老虎呀紙老虎……”

驚慌中我起身要逃離房間,身后被一雙手抱住拎起。

下一秒,我已經被壓在了床上,想尖叫,可喉嚨就像是被棉花塞住,怎么都發不出聲音。

一只冰冷的手,從我頸后繞過,五指插進我的發中輕輕揉摸,低頭在我的耳邊:“不管你喜不喜歡,既然禮已接收,就要與我締結侍神。”

陰冷陌生的男子氣息縈繞耳畔,清雅的聲線平靜沒有溫度。

爺爺雖然以前經常給人捉鬼驅魔,可從不跟我提及這些個話題,也不準我打聽詢問,只說是為了我好。

我并不知道締結侍神是什么意思,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動作,像是被某種力量操縱,腦袋不由自主的點了一下。

黑暗中,他滿意輕笑:“乖女孩。”

話音剛落,我短裙被掀起,他冰冷的指尖觸碰在我大腿上,像是冰塊掠過,讓我不禁腿筋抽動。

猛的,他一把拽下我內褲……

正當我無措恐懼間,一根冰涼貫穿身下,沒有前奏,仿佛對待一個沒有生命的物件,如利劍前行毫不憐惜。

鬼壓身,被鬼糟蹋,這是我小時候在爺爺堂口外偷偷聽到的。

長大后覺得都是些神叨叨的事兒多半是心理作祟,生在紅旗下要相信科學不能封建迷信,還動不動喊爺爺一嘴‘老神棍’。

爺爺每次都笑瞇瞇的回我:“小鱉孫。”

沒想到這種玄乎事有一天會真切的發生在我的身上。

我疼的全身痙攣,痛苦卻喊不出聲,眼淚‘唰’的就流了下來。

黑暗中,他凌厲的目光掃向我,停滯片刻,放緩了節奏。

他低聲:“很緊,好。”

像是夸贊,隨手撥弄翻過我身子,換了個姿勢繼續。

冰冷的氣息,強悍的體魄,撞擊的我快要散架。

腿被掛上脖頸,他冰冷的手四處游走,輕松扯碎了我礙事的T恤,卻是始終沒有親過我。

我無助極了,害怕、緊張、羞辱統統融做一團,無力爆發無力抗拒。

用力咬住下唇把眼淚憋了回去,額頭豆大的冷汗冒出,齒間血腥氣蔓延,喉嚨傳來悶聲哽咽。

不多會兒,我就失去意識暈死了過去。

……

一覺日上三竿,我趴在被窩里全身酸疼的厲害不想起床。

夜里似乎做了一場噩夢,特驚悚還有點色,就是怎么都想不起來具體內容。

反正我經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夢,什么能飛會法術的,被人追著揍的,當然親親我我的也有,少女懷春嘛。

醒來后大都忘記了。

我有果睡的習慣,每次都會把內褲內衣整齊疊放在床頭柜上,可今天奇了怪,內衣帶斷了不說,內褲還給塞在了枕頭下面。

更讓我郁悶的是,東找西找都找不到昨天的T恤,干脆從衣柜里隨便拿了件換上。

看著未關的電腦,我敲了敲腦殼。

昨天怎么就跑床上睡著了?眼睛余光掃到床頭的左邊貼了一張朱砂符咒,轉頭一看,右邊也有一張。

爺爺從老家回來了?

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,不然怎么會出現朱砂符這種東西?

果然,客廳里,爺爺正在看報喝茶,見我蓬亂著頭發朝她傻笑,放下手中報紙。

“大寶貝終于醒了,趕緊去洗漱。”

吃飯的時候,我問起了床頭那兩張符。

爺爺說是減肥符,不減肥也能保持身材,見我睡的香沉就先給我貼上了。

爺爺:“老家鎮東頭賣豆腐家的二丫頭,一百三十斤,一個月直接瘦到九十八斤,這是好東西,你千萬可別給撕咯。”

“好好好,知道了,不撕不撕。”爺爺說的有板有眼,我都不好意思不信。

某寶上也不是沒見過,還有美容養顏符呢!

壽衣店要開工,爺爺臨出門前,神情復雜的看向我,語氣堅定:“孩子,爺爺一定會保護好你的。”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1278號

3d成人真人游戏